产品分类

友情链接

因贴广告被竞争对手捅刀,员工央求老板“自己上”,他怎么熬过来
来源: http://www.tuoisong.com    发布时间: 2019-05-21 10:14   16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从0到1、从1到N,对于25年来的风雨成败和创业历程,俞敏洪做了全面深刻的复盘和坦诚反思,并首次完整地记录在日前推出的《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引发热议。几年前上映的电影《中国合伙人》故事原型就是新东方三位创始人——徐小平、王强和俞敏洪,梦想背后总有着不为人知的艰辛和困境,俞敏洪在书中透露了当年新东方艰难生长的模样:

【导读】从0到1、从1到N,对于25年来的风雨成败和创业历程,俞敏洪做了全面深刻的复盘和坦诚反思,并首次完整地记录在日前推出的《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引发热议。几年前上映的电影《中国合伙人》故事原型就是新东方三位创始人——徐小平、王强和俞敏洪,梦想背后总有着不为人知的艰辛和困境,俞敏洪在书中透露了当年新东方艰难生长的模样:

当时,海淀区甚至整个北京市为了避免贴广告的人把各种广告贴在电线杆上,就在路边设置了圆柱形或者方柱形的广告桶。所有培训机构都会在上面贴广告,甚至一个培训机构会贴几十张。于是,就出现这样一种状况:一个培训机构一下子贴上几十张,过十分钟,另外一个培训机构再来一下子贴几十张。新东方的广告贴得相对少一点,因为当时新东方已经用了免费演讲等方式招生。

这种互相覆盖的贴广告方法存在很大的问题。新东方也贴广告,但贴得比较少。而且为了避免冲突,我专门要求新东方的工作人员把广告贴在广告桶的下面,不要贴在最好的位置,把最好的位置让给其他培训机构。但这样也不行,其他培训机构只要看到新东方贴广告就恨得牙痒痒。


后来,一家培训机构贴广告的人员和新东方贴广告的人员在同一个广告桶上贴广告时,把新东方贴广告的人捅了好几刀,造成了一起流血事件。我们把这个工作人员送到了医院,幸亏没有生命危险,但缝了好多针,在医院里住了差不多两个星期。无论如何,这个事情必须解决。因为我再让新东方其他人员去贴广告时,他们说:“俞老师,我们不敢去贴,因为前面那个人被捅的事还没解决。我们再被人捅了,也解决不了,岂不是白被捅了?”甚至还有人说:“要不俞老师你去贴,我们跟在你后面……”

我找到了海淀公安系统,但那时,他们的刑事案件特别多,需要逐个处理,我们需要等待。但要是这件事情不能及时处理的话,毫无疑问,对新东方来说是一个重大伤害,因为我们没有办法再干下去了。所以我想,无论如何都要尽快解决。

于是,我就跑到海淀刑警大队蹲点,看看警察能不能马上给我解决。第二天,有一个中年男警察进出警察局时总是对我面带微笑,我就上前去找他,向他介绍了自己,并讲了我员工被捅的事情。细聊了之后,他说这件事不由他负责,但感觉我人还不错,答应帮我问问。后来在他的帮助下,我见到了他们的大队长还有其他几位警察。我把自己的诉求和他们说了,他们说:“只要你们不做违法的事情,我们会尽量支持你!”从此以后,这些人跟我关系一直不错。”

与那时相比,今天的各种社会关系、社会融洽度、个人的社会地位,甚至政治地位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这也是一种社会进步的体现了。但当时,我们确实是创业维艰!后来,新东方有句校训——“从绝望中寻找希望”,就是我那个时候写在笔记本上的。


这件事情解决以后,虽然竞争对手还在,但不敢再动刀子了。因为海淀公安局警告他们说,如果再发生这种恶性事件,就立刻把他们抓起来。虽然没人敢再动刀子了,但是他们还在继续捣乱。有一家竞争机构(现在已经不在了),让它的员工到新东方的教室给学生发广告。这几个人站在新东方教室门口,进去一个学生发一张广告,从学生进教室开始一直发到6点半上课。对此,我们也没有办法,因为如果我们动手打架也成了恶性事件,所以只能让他们发。虽然这种行为不会给我们造成太大影响,但却让我们看着非常不舒服。

又过了一段时间,这家竞争机构就出事了。由于处理不好跟老师之间的利益关系,涨工资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老师就罢课了。这家竞争机构的老板是个女的,原来是一名下岗工人,为了谋生才办了这家培训机构,其实也挺不容易的。她创办这家培训机构时新东方还没成立,她请了北大、北外的老师来讲课,也招了不少学生。但是新东方起来以后,她的生源就越来越少,所以越来越绝望,后来就开始做一些很没有道理的事情。当时,她的机构有两个班,大概有400个学生,一天之内4位老师全部罢课,学生也跟她闹了起来,要求退款。


可这个时候,她的钱已经花光了。最后,她给我打电话说:“过去我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但现在有个要紧的事情要你帮我解决。我们见面聊一聊吧!”我当时还挺害怕,想着别到地方把我给捅了,但后来又想她也不至于,于是就带了一个助手去见她。到了地方,我看到她一个人坐在那儿等我。然后,我们就坐下聊她的事情了。考虑到老

师罢课,学生也没法上课了,又没钱退费,她就想让我把学生接过来,帮她带完课。我没想太多就答应了,因为我这儿是有老师的。但我又一想,如果她的培训机构就这样关掉,她以后怎么生活呢?

后来,我就决定把老师借给她,帮她把课上完,于此同时她还可以继续招生。同时,我还让她跟那几位罢工的老师说:“我可以给你们加点钱,请你们回来上课。如果你们不回来的话,新东方的老师会把这些课带完,同时你们也去不了新东方,以后可能就失业了。”后来,她真的给这四位老师打电话了,但那些老师并不相信她的话,理由是你怎么可能跟俞敏洪交流呢,你们不是有不共戴天的仇恨吗?


后来,那几位老师还给我打了电话:“俞老师,你真的跟她交流了吗?”我说:“是这样的。你们想想,尽管你们跟她有利益纠纷,但学生没有得罪你们,对不对?你们上了一半的课就跑了,把400个学生扔在那儿,作为老师,你们这样做是不对的……如果你们这样,以后我也不会让你们来新东方的,我最讨厌半路甩课的老师了……我跟她说了,给你们加点钱,你们先把课上完。如果以后她还要招生,你们可以继续跟她谈堂课待遇的问题,实在不行,只要你们合格以后来新东方我也要你们,但是现在,我绝对不会要你们。”结果,他们达成了协议。

后来,这家培训机构又办了两年,最后实在是招不到学生了,创始人就转行了。


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那就是从此以后她的员工再也不到新东方教室门口发广告了,而且还派人把跑到新东方教室门口发广告的人给轰走。尽管我们没有变成好朋友,但我发现,你的善意是可以把大部分人给暖过来的。通过这次事件,所有竞争对手都觉得俞敏洪做事还是挺大气的,干脆自己也别做小家子气的事情。

大概一年以后,新东方在中国市场几乎已经一家独大了,其他培训托福、GRE、GAMT 的机构几乎全部关门。后来又过了十年,中学生进入了培训市场,在要求小班教学的时候,新东方的教学体系面临重新变革,才又有了另外一些竞争对手。虽然挤掉了竞争对手,但是我在“江湖”上也算留下了好名声,因为我在新东方的发展过程中一直用比较大气的方式来对待竞争对手。


摘自《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中信出版集团

作者:俞敏洪

编辑:许旸

责任编辑:王彦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